冰寐_封闭集训中的咸鱼

lo主集训备考中,六月之后更文,六月之前不定时诈尸发画。

诈尸一下,最近校考成绩陆陆续续出来了,目前已知过了一个浙传,还是相当开心了…………

文州生快!
暗搓搓摸了一只文州……我果然是上色废otz
ps:人设参考官方动画人设。

发一波最近的图证明存活………

漫画课的人设作业……
虽然有点肉痛,但copic果然就是好用啊qwq

老师布置的漫画分镜练习的题目……
还没画完……暗搓搓画了维勇……

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接下来大概会继续失踪,正在艰难地转职为一名画手。
才下课,错过了小周的生日(ー_ー)!!
补上补上!

【喻叶】流离锁(上)

※《胭脂扣》的梗。
※烂俗ooc,慎入。
※很久没写文了,手生,just复健练习,短篇,可能周更,看作业。
※不是灵异!顶多算伪灵异。

01
外面大概下着不小的雨。

雨声随拉开的玻璃门被带进室内,同时携着些脚步声。

这脚步声很轻,混在滴答的雨声里几乎无法识别。

叶修有些懒散地撩起眼皮子,把注意力从电脑屏幕转移到门口。

先入眼的是双款式老旧得不合时宜的普兰色布鞋------在现代都市里,就算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也少有穿这种鞋的。

带了点好奇的心思,他往上继续打量。

叶修自忖在穿着方面不是个讲究的人,可看到门口那人的装扮,却忽地在此方面生出一股莫名的自信来。

来人身材颀长,据目测是苏沐橙提过的衣架子型身材,然而这身不论不类的装束实在让人难以恭维。

上身是件对襟窄袖的马褂,下身却很违和地穿了条烫得笔挺的西裤。

他下意识咧嘴想笑,碍于礼节,只是往里抿了抿唇。

来者是客,如这样吹了单生意,被老板娘知道免不了训他一顿。

然后他看到了那人的脸。

给叶修的第一感觉是面善,双重意义上的。

男人生得一副好皮囊,是广义上真正讨人喜欢的面相。他留着中分发式,梳得整齐平顺,发梢刚好盖至眉骨。眉眼间虽有一番风流味道,神态却温雅平和,不过分勾人;天生笑唇,嘴角时时上弯,得体而不显谄媚。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抿起来几乎不可见的薄唇。

见叶修盯着他看了许久,男人将手中持着的一把黑伞靠在墙边,伸手敲了敲身侧的玻璃门。

“你好。”

02

叶修在这家广告印刷店上班有一段时间了。

他起初是过来应聘美工的,被告知单子太少、店里不缺人手后,就提出可以顺便兼值夜班,这才被老板留下。

广告印刷店生意不多,值白班的人多数时间都是看剧打发过去的,更勿论他这个值夜班的。

曾经腹诽过老板娘奇葩的二十四小时开店机制,但一想到夜班又关乎他的工作,便按下没提。

清闲也好,他可以有比较整块的时间去做他的设计。

说起来,这个在雨夜歘然而至的奇怪男人,还是他上班以来接待的第一位顾客。

“你有什么事吗?”叶修说。

“我想请你帮我做一张寻人启示,我多印一些去贴。”男人说。

叶修打开words的界面,问道:“找什么人,什么特征,你的联系方式?”

男人迟疑了一会儿,说:“找我的……内人。”

内人这个词实在文雅过头,从男人口中说出来更有种难以言喻的别扭。

“老婆离家出走了?”为了打破这种别扭感,叶修故意侃道。

男人敛去嘴角的笑意,轻声说:“是位男士。”

雨天很闷,雨天里封闭的室内更闷。

其实天气不冷不热,但叶修就是觉得有些闷,于是随手拿起旁边的空调遥控板,冷热风也不看,直接按下了开关。

“你继续说,什么特征?”叶修把手放回键盘。

“我不记得了。”说出这句话时,男人看着他。

叶修听罢直接关掉界面,从兜里摸出根烟,不紧不慢地点上:“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来找人的。”男人语气温和。

“你是来找茬的吧。” 这句话出口之后,叶修忽然惊觉,他有些情绪化了。

叶修属于那种貌似脾气很好的人,事实上他只是懒得生气。

生气会让他情绪化,思维与言行偏感性,这样处事效率不高,容易引起旁人的反感,带来的后果可能很麻烦。

而麻烦也是他想避免的。

但他确定,这股情绪化的根源不是因为男人无厘头的言语或是做设计时被打扰。

可除开这两个理由,他暂时想不出其他。

“你能听我说下去吗?”男人恳求道。

叶修没说话。

“我叫喻文州,”这次男人从自我介绍开始说,“我和我的内人分别很久了,我想找到他,我有一件他给的信物,还有一个约定。”

这位自称喻文州的马褂西装裤男一出口就讲了一个俗气到不行的故事。

“信物是什么,约定是什么?”叶修问。

“信物是一把琉璃锁,约定是……”喻文州顿了顿,没有再接着说下去,不知从哪掏出来一块晶莹剔透的小物件。

叶修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不知道它价值几何,一时更不知该接什么话。

“你内人……叫什么名字?”他转移了个话题。

“只记得别人唤他秋少。”喻文州的回答依旧不明不白。

“你帮我写'秋少,老地方等你。喻文州'便可以了。”他补充道。

兜转半天,话题终于回归正轨。

恰好十个字,不用怎么排版,叶修迅速打了份样品出来。

但是最后,这桩生意还是黄了。

因为喻文州说他没钱。

饶是再富有爱心的人也得对现实低头,喻文州一次性要打五百份,先不说叶修愿不愿免费帮他,仅是老板娘那关,他就没法交待。

看着喻文州打着伞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叶修方回过神来,晃了晃鼠标回到桌面,他扫了一眼右下角的电子时钟。

凌晨三点。

03

这件事奇怪归奇怪,叶修倒没有往怪力乱神的方向去想,顶多认为这是哪些无聊人半夜的国王游戏,被点到的人要穿古怪的衣服去戏弄二十四小时营业店铺的值班人员。

可是不久,他再次遇见了喻文州。

04

早上八点,叶修刚刚交班,此时正坐在回家的地铁上。

早高峰在任何一个一线城市对于乘公共交通上班的人来说,都是一场来势汹汹的战斗。

人几乎是一层层叠进地铁的,叶修勉强把一只手挤着握住椅子旁边的铁杆,稳住了重心。

比较幸运的是,他的住处刚好在这条地铁线的终点站,不用挤下去再换乘,省了不少功夫。

叶修没有在地铁上玩手机的习惯,在一大片的低头手机党里显得鹤立鸡群。

然而很快,他发现他不是一个人。

他看向喻文州的时候,对方正在看着他。

依然还是那身不合时宜的装扮,周围似乎没人注意到这点。

叶修见喻文州在对他微笑,笑得很浅,双眼眯起,笑意揉进了眼睛里。

地铁里很拥挤,车厢偶有晃荡,两边透明的窗户外是流动的一片光带。

但是叶修只看见了喻文州在笑。

05
叶修回过神来,目光下意识移开。

他盯着窗户上有些淡的镜像,在人群中寻找,发现唯独没有喻文州。

原本对方所在的那个位置是空的。

他皱了皱眉,心里忽然有些发毛。

06

喻文州跟着叶修从终点站下了,并毫无掩饰之意,亦步亦趋地跟着后者出了地铁------当然,他没有刷卡。

叶修值整夜班产生的睡意在半路上就消散了,即使难以相信,他感受到了这件事情的诡异性。

凌晨三点的访客,不合时宜的着装,奇怪的谈吐,以及不存在的影子。这一串线索连贯起来,直指他身后那“人”。

“你到底想做什么?”平心而论,叶修的确是个相当淡定的人。

见他发现了什么,喻文州却没太大反应,“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为什么非得是我?”叶修心中暗道晦气,甭管是什么忙,和这种东西扯上关系不是件好事。

“下面的人说,我上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可以帮我。”

“什么忙?”

“我想请你帮我找我的爱人。”

Tbc
最近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才腾了点时间摸了一发鱼……

写生第一天,画室预料到了柳江是个多雨的地方,提前发了雨衣……让我们打着伞画画。
还好我脚快抢到了街沿的位置qwq不至被淋得太湿。
不过住的地方倒还挺好啦……

吃薄荷糖卡住了嗓子,就是把糖抿到只剩一点薄片的时候,边缘有点尖ヽ(`Д´)ノ感觉喉管要破了,泪流满面,然后在旁边的班长和老师的大力拍击下咳了出来,疼惨了/n\
最近偷偷私藏了一个手机没交,择日更文,从点文list写起走,我不确定啦,因为作业挺多的∪・ω・∪

来自一个集训中的失踪人口,此时正在画设计课作业……配图是今天的速写写生,虽然不怎么样……
过来一个月,过着单调而忙碌的两点一线生活。早上六点过起床,晚上两三点睡觉,已经疲累到麻木了,每周只有一上午的休息时间,多半还留了作业。
其实这些倒也没什么,每个高三的美术生都会经历这么一段日子。
只希望能不负自己的梦想。
恩,我想考中传的动画系。